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管理 > 安全稳定 >

新郎婚礼前突发脑梗 新娘为爱创造奇迹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18 点击数:

离新年越来越近了,肃宁县师素镇海市村的刘玉仙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二儿子一家人的到来,尤其是她经常念叨的好儿媳柴莉。提起这个好儿媳,刘玉仙满是心疼与愧疚:“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同时,她还特别感动:“幸亏有柴莉,我那突然发病的儿子才能恢复到今天这个样子。”

从肃宁县到张家口,柴莉十一年一路为爱守护着发病的丈夫。如今,她和丈夫在张家口摆了一个小摊儿,销售日用百货。此外,她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而她也在经历了种种人生的考验之后,终于享受到了这平静又安定的生活。

婚礼前,新郎官儿发病

孙建飞是刘玉仙的二儿子,今年33岁,2006年从河北北方学院毕业后就被山东青岛一家公司聘用,并很快独当一面。从小到大,孙建飞一直是刘玉仙的骄傲,活泼开朗,孝敬父母,成绩优秀。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也会像电视剧里的精英一样,拿着高薪,谈笑风生地出入写字楼。

柴莉和孙建飞是大学同学,二人情投意合,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准备着步入婚姻殿堂。柴莉从小在张家口市区长大,父母都是工人,虽然家庭也不富裕,但作为独生女,她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2006年12月25日是他们定好的婚期。临近婚期,孙建飞因工作忙,不便请假,柴莉便先来到肃宁县的婆婆家,帮婆婆一起筹备着婚礼事宜。

当年11月16日下午,柴莉接到孙建飞的电话,说有点感冒。刘玉仙知道后,有点担心,以她对儿子的了解,得个感冒不至于打长途电话回来让亲人担心。待她打回电话去,孙建飞喊了一声娘,就哭得说不出话来了。刘玉仙的心揪得更紧了。孙建飞的同事说:“没事儿。他想今晚回家。我们已买上车票了。”

感觉不妙的刘玉仙又问了一句:“我儿子能走路吗?”孙建飞的同事说:“会走路,没啥事儿。”刘玉仙之所以这么问,因为上次离家前儿子不舒服,曾找中医看过,说是他以前出过车祸,大脑内有块瘀血没有吸收,怕将来患脑血栓之类的疾病。想到这点,刘玉仙坐立难安。

这时,同样坐立不安的还有柴莉。因为她的手机上不断收到孙建飞的短信:“我大限已到,你走吧!”“我这就快死了,没用了,你不要跟着我了!”……短信如一把把尖刀扎在她的心头,她不知孙建飞到底出什么事了?

孙建飞到肃宁县城时已是半夜。回到家,孙建飞刚下车时,刘玉仙看到他脸色发灰,趿拉着鞋,眼神儿也不对了……后经沧州市中心医院诊断,孙建飞患上了脑梗,已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婚礼上,亲朋无不抹眼泪

医院诊断言之凿凿,孙建飞最好的诊治效果也得落下残疾。悲痛欲绝中,刘玉仙看着“准儿媳”,心里既温暖又愧疚,狠了狠心,说,“莉,你回家吧。我们不能耽误了你。不然,我们对你父母没法儿交代。”

一直在忙前忙后的柴莉抱着刘玉仙大哭:“阿姨,我是不会离开建飞的。这是我的选择。而且我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会理解我的。不管建飞怎么样,我都跟定他了。”

看到柴莉主意既定,刘玉仙又欢喜又难过,感动得直抹眼泪:“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得了这么个好儿媳。”。离结婚的日子还有四五天,本就不算宽裕的日子,因为儿子的生病更是艰难,不能给儿媳一个体面的婚礼让刘玉仙难以入眠。

孙建飞住院治了18天,柴莉办了出院手续。带上医生给开的药,二人准备回家办婚礼。

婚礼当天,亲戚朋友和乡亲们都来了。大伙儿都要看看,新娘是怎样的一个姑娘,如此不离不弃地践行着爱的承诺。

当天,待孙建飞输完液,柴莉和亲戚们便一起搀扶着他,开始拜堂。

从给亲戚们鞠躬,到邀宾客们入席,新娘子柴莉始终是一脸微笑,反倒惹得一院子的亲朋们偷偷抹泪……

有委屈,也“倒”给村外的大地

新婚第三天,刘玉仙和老伴儿送孙建飞和柴莉回张家口的娘家。

在北京换乘时,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刘玉仙不觉悲从中来,抑制不住,到柱子后边哇哇大哭:“怎么偏偏是我儿子得了这个病……”同样心力交瘁的柴莉看婆婆如此难受,一直微笑着宽慰婆婆:“妈,您放心吧,我会让建飞好起来的。”

回到张家口,亲戚朋友们也都替柴莉着急。好在柴莉的父母都理解女儿,没有对他们的婚姻进行干涉。

从张家口办完娘家的仪式再回到肃宁后,柴莉每日陪着建飞往返于县城和村里,帮他做康复理疗。但生病后的孙建飞俨然变了个人,没了往日的温和,越来越自卑,脾气也变得越发暴躁,经常向柴莉发脾气。柴莉知道,丈夫这是在赶她走呢。她不但不急不恼,处处忍让,反而对丈夫照顾得更加仔细了。有时候,她心里实在憋闷了,就跑到村外的田野,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将委屈‘倒’给大地,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

因为有爱,开启新生活

孙建飞的后续治疗开支很大。看儿媳妇这么尽心照顾自己的儿子,刘玉仙放心了。她跟老伴儿说:“咱出去打工吧,挣钱给儿子治病。”

公婆都外出打工后,2007年初,怀孕后的柴莉带孙建飞回到了张家口。

柴莉的父母家也不富裕,一家人挤在4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为了方便柴莉照顾孙建飞,柴莉的母亲让他们小两口睡大床,自己睡了小床,老伴儿则睡到了沙发上。其实,柴莉的母亲系因病提前退休,当时每月才领300元;柴莉的父亲做环卫工,老两口每月的收入加起来不到2000元钱。

在附近的小公园,每天早晨5点多,人们都会看到一个大肚子孕妇和一个老太太搀扶着一个年轻小伙子锻炼。每次一个多小时,每天四次,引来不少人侧目。好奇的人们知道他们的故事后,纷纷给柴莉点赞……

就这样,在柴莉的照顾下,孙建飞虽然左半边身体仍不灵便,但已能自理,人也变得开朗起来。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2009年,在亲朋的帮助下,孙建飞在街头摆了个摊位,卖袜子、鞋垫等生活用品。当年,柴莉的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不顾自身患有严重的糖尿病,非常节俭,导致慢性肾功能不全,视力也出现严重视觉障碍。这下,柴莉更忙了,接送孩子,帮孙建飞摆摊,照顾母亲,终日马不停蹄地奔波着……

想还好儿媳一个仪式

其实,从二儿子孙建飞得病后,刘玉仙老两口就没过过一个踏实年,就为了过年那几天能多挣点加班费。这几年,每到过年的那几天,孙建飞都很忙,刘玉仙就去帮老伴儿“顶班”,让老伴儿去张家口帮儿子卖货。

心里感念二儿媳柴莉十多年的默默付出,想到当初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给这个好儿媳,刘玉仙一直心怀愧疚。按照肃宁的婚礼习俗,就算婚礼再简单,“三金”(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也是不能少的。可是限于当时的条件,柴莉结婚时什么都没要。柴莉越懂事,刘玉仙越觉得心里难受:“俺这个媳妇就是俺的贵人、恩人,要不是她这么不离不弃的,建飞别说是能像现在这样自理、自立了,恐怕连命都没了。我跟老伴儿说了,等攒够了钱,一定要把欠莉的‘三金’补上,到时候让建飞给她戴起来,还我这个好儿媳一个郑重的仪式。”(通讯员宋志敏 驻沧州记者李家伟)

更多